首页 服饰 美容 娱乐 情感 健康 美图 奢品 亲子 社会 美体 居家 美食 星座

小说

旗下栏目:

他的文字,犹如一把“隐形手术刀”,冷峻、锋利、残忍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07-25 10:15:40
摘要:上周,小肯拿到一本新书,看到封面的第一眼,小肯就决定要读这本书了,因为书的整体质感在手中太赞!书皮摸在手中,像是一块平滑的大理石,周围的同事都对它赞许有加! 小肯花了周末两天的时间读这本书,故事奇绝幽暗,现实题材又直击人心,读完之后,让人不

上周,小肯拿到一本新书,看到封面的第一眼,小肯就决定要读这本书了,因为书的整体质感在手中太赞!书皮摸在手中,像是一块平滑的大理石,周围的同事都对它赞许有加!

小肯花了周末两天的时间读这本书,故事奇绝幽暗,现实题材又直击人心,读完之后,让人不禁深深反思这些在现实生活中,我们常常遇见或者说是发生在自己身上,那些我们不以为然的事。

这本书就是来自著名作者曹军庆的最新作品《向影子射击》,这是一部小说合集,收录了曹军庆的4个中篇和8个短篇小说。

曹军庆很擅长用敏锐入道的文笔视线对人心的幽微洞察,对现代性问题的敏锐反思,对先锋叙事技巧的巧妙转化,构建起奇绝幽暗的曹氏小说风格。

比如说本书中的其中一个中篇小说《云端之上》,曹军庆就很敏锐的抓住了我们当下都会面对的事—虚拟空间、宅。

中篇小说《云端之上》讲述了一名叫焦之叶的男子考过两次大学,毕业后没有工作,父母也是底层人物。

毕业以后他回到老家,将自己封闭在一间小屋内,闭门不出,也不让爸妈接近他的世界,一道门犹如一幢墙,生生把一个家庭隔绝开来。

焦之叶关着自己,只在上厕所和吃饭的时候才出来。然后他没日没夜地独处着。焦之叶的父母找不到答案,也看不到尽头。真够让人揪心的,焦之叶的爸爸焦东升打算推心置腹地和他谈一谈,焦之叶却不给他机会。

住在一个屋子里也尽量不和他打照面,拒绝交谈。焦之叶出来上厕所总低着头,吃饭也一样,他低垂着头是为了不和他们的目光对接。

无论他的父母多么忧心忡忡,他们的目光看过去只能看到他的脖子或脑瓜顶部,看不到他的眼睛。说什么话他都不接话茬子,就像是个聋哑人。实在逼得急了,也只是“嗯”一下,或者“哼”一下。他吃饭细嚼慢咽,挑三拣四,不说话不看人。

发展到后来,焦之叶甚至拒绝出门吃饭,他把决定写在纸条上通知母亲潘桂花,纸条写得很客套,他说,鉴于我们生活在不同的时间里,尽管你可能不理解,但这是事实——世上真有不同的时间,请把我的饭菜搁在窗口,我会定时自取,谢谢。

看到纸条,潘桂花悲痛欲绝,养了二十几年的儿子居然连饭都不愿意和他们一起吃了,他们之间的联系居然全部维持在一张张纸条之间。

焦东升有很强的挫败感。挫败感是块石头,在儿子学成归来那天就压上心头了。他学成归来之后就缩在屋里了,决不出门。焦东升无法理解,从此那块石头再难搬掉。

而终日待在屋里的焦之叶,生活却一点也不无聊,他生活在网络的虚拟世界中,在虚拟世界“云端之上”有一个和现实世界相同的城市,他在网上妻妾成群,活得像个贪官,甚至像个皇帝。把家安在不同的城市,焦之叶因此拥有各种不同的身份。他一会儿是这个,一会儿又是另一个。

这一个是哪个?另一个又是哪个?

确定是什么?不确定又是什么?

对焦之叶而言,不确定性中其实隐藏着确定。他的生活可以在他的躯体里面,也可以在他的躯体外面。

而在现实中,他不会与人交流,害怕在公众场合露面,甚至在他父亲死的时候,他还在纸条上写着“父亲已经死去了,我出来也没用。”这样的话。

他的母亲潘桂花反过来恳求他,这个时候都不出来有违天伦。焦之叶犹豫了很久,即使他出来也不能让父亲起死回生。双方反复纠结,最终还是焦之叶做了妥协,但他也只是允诺在遗体告别时他才会出个面,其他环节他不参加。

葬礼上的焦之叶到了外面就像是普通人到了太空,到了太空又没有那些防护设备,你还能活吗?他怕光,怕声音,怕空气,经常走神。他融入不进去,无法对话,别人说的任何话他都接不上茬。表情、眼神像绳子一样漂浮着,拉不住。

他拉不住别人,别人也拉不住他。所有的事情都和他没关系,所有的人也都和他没关系。一个名叫焦东升的人死掉了,就是这么回事,现在正在举行仪式,然后将要火化他。

焦之叶相信潘桂花死的时候他再也不会出来了,为什么要参加别人的葬礼?

的确,焦之叶的母亲死的时候他并没有去参加葬礼,因为他的母亲是在旅游途中生病而死的,焦之叶没能参加母亲的葬礼,如此也正好暗合了他的心愿。父亲去世的时候,他就在心里想过,等到潘桂花死了,他可以不必出面。现在她死在云南,焦之叶鞭长莫及,这是不是母子间仅有的默契呢?

母亲去世后,他独守将被拆迁的老房子,庆幸终于没有人会打扰他的生活,他害怕现实世界的转基因食品而自己种菜,害怕出门会被谋害或者发生意外事故会死去。

后来,他摔倒过几次,或许是身体虚弱的原因,也可能不是。但是没人看到,他孤处一室。后来摔倒的次数不断增加,摔倒成了焦之叶生命中的常态。他还在地上,还没爬起来,或者只爬起了一半就又摔倒了。他一直在摔倒,在他端着东西的时候和没有端着东西的时候,他都在摔倒。端着的东西有些随着他一起摔出去,摔得粉碎,另一些被他牢牢抱在怀里。他缩在一个人的城堡里,形同坟墓。

最后警方在他的破就如废墟的房子里发现了他的尸体。

那么焦之叶到底是什么时候死去的呢?估计没人知道,警方也给不出答案,有关焦之叶的身世以及死因,检查人员一无所获。

看完第一部中篇故事之后,小看不得不感叹曹军庆的文字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又直击人心。

他总是能把我们的生活题材,深挖之后再展现出来。尽管这些人可能只占极少数甚至是极端,但是,这些可能就是我们忽略的生活中的一部分。

比如第一篇故事中,让焦之叶无法自拔的虚拟世界,我们也不陌生吧,只是焦之叶可能是极少存在的那一部分人。

他在现实世界中,胆小、害怕、一事无成,他是自卑的。可是在虚拟世界中,他可以是高官,可以是黑社会,可以是他想变成的任何一种人,也可以拥有任何他想要的东西,金钱、爱情、情人等等。

可虚拟世界终究是不真实的,但焦之叶却因为这样,拒绝和父母交流,和现实世界的一切隔绝开来。所以他生病了,没人知道他为什么生病,也不知道他生的什么病,更不知道该如何做,才能让他恢复。焦之叶就这样把自己困在了虚拟世界,他分不清哪个是现实,哪个才是虚拟的,直至他死的那一刻,可能也没有分清楚吧。

这一刻,小肯又联想到这本书的名字“向影子射击”,是不是也在告诉我们,有时候我们也分不清到底你是影子,还是你以为的影子是影子。

《向影子射击》整本书一共收录了曹军庆的十二篇故事,十二个故事以小人物悲剧折射大时代症候与人心人性,指向时代与人性、权力与真相,以及人的整个现实处境与精神困境。

曹军庆,湖北省作协文学院专业作家,中国作协会员。

在《十月》《作家》《花城》《上海文学》《长江文艺》等刊物发表小说三百多万字,并被《小说月报》《小说选刊》《中篇小说选刊》等全国各大选刊多次转载。有作品进入中国小说学会年度排行榜和多种选本。曾获十月文学奖、湖北文学奖、“储吉旺文学奖”等文学奖项。

曹军庆的小说,犹如一把“隐形手术刀”,他要解刨的是日常道德情感中残酷的真实,温情面纱下的血腥,文明外衣下的兽性和非理性邪恶。这是一个充满了残废身心的世界——曹军庆的手术刀,冷峻、锋利、残忍。

责任编辑:admin

最火资讯

首页 | 服饰 | 美容 | 娱乐 | 情感 | 健康 | 美图 | 奢品 | 亲子 | 社会

版权所有 花花女性网 Copyright @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
郑重声明: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麻烦通知删除,谢谢!联系方式:vippp8989@gmail.com

电脑版 | 移动版